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军旅回忆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大愿癌敌 > 军旅回忆录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时间:2016-11-29 16:31:25   作者:互联网+药师坛城   来源:互联网+药师坛城   阅读:1456   评论:0
内容摘要:邱天道研究员,“新兴膏药”创始人,开国将军伍修权(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题词赞扬他发明的膏药是“中国神膏”。曾任解放军某部驻北京牛街军民共建门诊部主任、解放军某部“瘫痪病专科医院”(开国上将杨成武将军题写院名)院长、原总后新兴膏药研究室主任(北京市天行健膏药厂厂长)等职。膏药主要代表作有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新兴膏药应用指南》等。--被海内外患者誉为“中华膏药王”!

    缘起:中国泥灸集团有限公司、北京药师坛城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在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决定通过邱天道研究员原军界“老战友”恭请多位共和国将军墨宝(挑选最好的墨宝”助力《军旅出来的膏药王》一书出版),为“助力”即将出版的“军旅回忆录”系列图书增辉添彩。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第二章    第四节 引路人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命运的路途上,明灯伸指可及,却连触摸的勇气都没有。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相隔千里,而是站在身边,却无法表达心意……

  青年站在医院外面一颗槐树下,远远地望着----这个角度恰到好处,一个大夫为病人扎针的动作清晰可见。进针、捻针、提针……青年都能看见。他想这一定就是“史一针”大夫。

  他怕别人对他的行动产生怀疑,有时又不得不走出槐树下,到别处去转一圈,然后再回到原处,仍然那么专心致志地看那个大夫扎针的身影……尽管他想努力地摆脱别人的怀疑,但是最终还是被一个人盯上了。

  这是一位老者,完全是一个学者的模样,个头瘦高,皮肤白皙,一身熨烫的很平整的中山服。他从针灸科走了出来,显然是就诊的病人,他来到青年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个战士,好像是一个要从他身上挖掘出什么奇珍异宝的收藏古董的老人。又像是一位审视犯人的法官。打量了一会老人问道:

  “小伙子,是看病吗?”青年摇摇头。

  “等人?”青年又摇了摇头。

  “家里有人病人?”青年索性不摇头了,也没说话。

  老学者眉头一皱,又把青年打量了一番,看样子他还想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转身走了。脚步还是那么慢悠悠的,使人感到他随时都会转回身来的。但是,他没有回来。

  青年哪敢把真实情况告诉别人,他怕“史一针”把自己赶走,这样连站在外面看的机会都没有了。

  树荫从西边的地上移到中间,又移到东边,青年跟着移动的树荫走,总是站在阴凉处,这样一来求个凉快,二来也好隐蔽。他怕别人看见说他偷偷学艺。

  天色渐渐的晚了,看病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医院,向四方散去。

  医院下班了,医生、护士们都出了门,有的推上自行车,有的登上了等候门外的班车。原来,医生们脱下了白大褂也跟普通人一样地生活着。

  医院门口刹那间变得静悄悄的。一个老者在用扫把扫着地面。

  青年特别留心地看了看,是不是“史一针”也走在这下班的人群中。呆呆的青年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他们根本没见过面,就是“史一针”站在面前,青年也不认识!

  青年若有若失地走出槐树下的阴影地,没有见到“史一针”,他当然会有点懊悔,但是他并不认为今天就是白跑一趟,起码他到了“史一针”工作的针灸科门前,史大夫原来是一个忙得连按时下班都不能做到的医生。

  青年抬头望了望快要西沉的太阳,忽然想到:该喂猪了。他急匆匆地踏上公路,去追赶刚刚开进站的一辆公共汽车……

  挎包里的那顿午餐还原封不动地放着。

  月色下,青年辗转翻辙,今夜,难以入眠。心里全都是史大夫的影子……

  次日,青年照例又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那棵槐树下,依旧是远远地望着针灸科那个大夫为病人扎针的半个身影。他想:这肯定是史大夫了。动作时那么熟练,态度是那么热情,一定是!青年凭着自己的直觉猜测。

  大约是上午十点钟左右,那位学者模样的老者又出现了,像上次一样,他来到邱天道面前站住,看了片刻。不过,啥也没说,他就走了。

  青年觉得老者应该了解史大夫,想追上去问问,但是他没有追,因为青年从老者的眼神里看出他一定不愿意。

  就这样,在一个星期中,邱天道天天走同样的路线,到同样一个地方去眺望,看到是同样的情景。

  荒滩上的杂草、乱石中被踏出了一条隐隐的路……

  大概是第八天或第九天吧,那位老者终于不想再沉默下去了,他走到青年面前,问了起来:“小同志,你是哪个部队的?”

  青年如实地作了回答。老者又问:“我看出来了,你是要找史大夫的。”

  青年一听,喜上眉梢,忙问:“是的,我是要找史老师的!”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老者有意要给他帮忙,把自己的姓名也通报给了老者。

  老者又问:“你是找史大夫看病?”

  “不,我要拜他为师。”接着,他直抒胸臆,和盘托出了心里的想法:“我从小就有志学医,现在知道了“史一针”的大名,对他的医术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打算拜他为师,恭恭敬敬地当他的一个弟子。”

  “年轻人能这样想很好,你怎么不向史大夫表明自己的想法?”

  “听说史老师脾气非常古怪,我没人引荐,他怕是不会收我的。”

  老者没有吭声,他沉思了一下,又问:“你家里人一定有医生吧?”

  这一问,打开了青年的话匣子:我爸是个外科医生,在我们那个乡里还是很有点名气,他一直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名医,这也是我的理想。不过我跟爸不一样,我希望自己能读完大学,获得更多的知识,然后再做医生。但是,我的想法未能如愿,高考落了榜,去年就当了兵。如果能有史大夫这样一个名医当老师,那是我最高兴的事。”

  老者与青年谈的异常高兴,这时青年才明白老者和史大夫是医患关系,常来常往,和史大夫关系很不错。于是青年对老者说:

  “我求您一件事没,您带我去史老师,我跟他说我的想法,您在一旁帮腔,怎么样?”

  老者很高兴地应承下来了,他说:“能不能办成我没有把握,但我会全力去做的。”

  说罢,他就带领着青年进了针灸科,来到“史一针”跟前。

  “史一针”正给病人扎针,他从眼镜的下沿挤出一缕目光看了青年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忙他的事。

  老者对史大夫说:“这位部队上的小同志想跟着你学技术,我看他人聪明心又诚就领他来见你。你检验检验他,看他够不够格当你徒弟?”

  “心诚?聪明?”史大夫只是反问了两句,头也没抬。

  老者唯恐他就这样打发走青年,便往前挪了一步说:

  “史大夫,这个小同志可是真心的。”

  “你早就认识他? ”史大仍然没抬头,他给病人扎针时总是这般专注,从不分心。

  老者感觉到他已经心动了,便乘机说道:

  “我一连十多天看到他都悄悄地站在槐树下看你怎样为病人扎针。有一天下大雨,他还站在那。当时我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等我问清楚了才知道他是慕你大名而来啊,想跟你拜师,但是又怕你拒绝,才一直在外面看着。”

  说到这,老者发现史大夫开始侧耳听着自己的叙述了,知道有把握了。便接着说下去:

  “这小伙子挺感人的,我看不过去才说史大夫就喜欢他这样的年轻后生,然后我当搭桥人拉他过来了。”

  “史一针”拔出了银针,笑着对老者说:“看来你给我带来一块好料。”

  这时,史大夫已经处理完了手头一位病人的治疗工作。

  “你叫什么名字?”

  “邱天道。”青年往前走一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军礼。

  “当徒弟可没什么钱的。”

  “我是向老师学医的,怎么能谈钱的事。再说部队给我发的津贴已经够用了!”

  “史一针”点了点头。

  老者上前在青年肩上拍了一把:“还不赶快叫老师?”

  青年立正,抬臂,再次给“史一针”行了个军礼。然后毕恭毕敬的叫了声:“史老师。”

  事情就这么定了。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远在天边却又近在咫尺。无论何事只要走出第一步才有成功的可能性,不迈出第一步,什么也不会发生。大概是这样吧……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邱天道主编的《新兴膏药应用指南》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上世纪邱天道董事长曾使用的膏药徽标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上世纪九十年代伍修权将军使用邱天道军医发明的新兴膏药后题词赞扬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上世纪部分开国将军给邱天道题词(当年给开国大将肖劲光治病好几个月)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当年中国著名军旅作家王宗仁给邱天道写的“膏药传记”
《军旅出来的膏药王——(连载10)》即将出版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北京药师坛城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药师坛城(世界)文化集团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湾仔卢押道18号海德中心16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