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药师家族常识
当前位置:首页 > 药师坛城 > 药师家族常识

阿伽陀药的源流与应用考释研究

时间:2016-6-11 13:08:31   作者:李良松   来源:互联网+佛医之家   阅读:10275   评论:0
内容摘要:阿伽陀药是是佛门第一奇方,在佛医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其治疗范围之广、影响领域之大、心法内涵之深,古今中外无有与之伦比者。阿伽陀药是佛门第一圣药,让其走下神坛、深入人心、造福社会,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阿伽陀药的推广和普及,必将推动佛医学、传统医学乃至世界医学的重大革命,其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不容低估。

北京中医药大学李良松教授担任中国中医药泥灸学会名誉会长 

李良松博士

现代佛医事业的开拓者

著名佛医专家李良松教授

药师坛城文化集团佛医顾问

中国中医药泥灸学会名誉会长

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副院长

北京中医药大学和嵩山少林寺联合主办的首届佛医班班主任

佛门第一奇方探论

——阿伽陀药的源流与应用考释研究

李良松(北京中医药大学,100029

内容提要:阿伽陀药是佛门第一奇方,在佛医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其治疗范围之广、影响领域之大、心法内涵之深,古今中外无有与之伦比者。本文分作阿伽陀药的由来和发展、阿伽陀药的组方特点、阿伽陀药的功效和作用、阿伽陀药的文献与史料、阿伽陀药的前景和展望等五个方面来论述,旨在将阿伽陀药的传奇历史、独特功效、重要文献和广阔应用前景作一全方位的展示,使人们对佛门第一圣药能有更加深刻和全面的认识。

    关键词:佛医  奇方  阿伽陀药  考释

佛门第一奇方——阿伽陀药,是佛医中最奇特的方剂,它既是单方也是复方,既是实药也是虚药,是集方药、心药和法药于一体的著名医方。我们说它是第一奇方,首先是历史最为悠久,其次是治疗疾病的种类最为繁多,第三是组方的特色最为鲜明。现就阿伽陀药的传承、组方、功用、文献史料和前景展望探论如次。

一、阿伽陀药的由来和发展

阿伽陀,梵语Agada的音译,意为万应灵药。从佛教文献来看,阿伽陀主要有三种含义,一为无碍之意,指没有滞碍和烦恼。二为药名,即.即阿伽陀药。原意指普去、无价、无病、不死药。三为人名,即阿伽陀如来。可以说,阿伽陀药是以上古圣人阿伽陀命名的著名方剂。

阿伽陀是释迦牟尼的老师之一,以善治奇病闻名于世。《玉芝堂谈荟》之“古佛名号”载:“佛有觉性而无情,菩萨则不免有情而能觉也。多陀、阿伽陀,度如来也。”在佛陀时代,阿伽陀药主要指单方或法药,尚无完整之复方。所谓单方,指的是生长在雪山上的一种奇药;所谓法药,指的是以佛法为药,意即佛法能够救治人间的一切疾苦。《百喻经》卷下云:“如阿伽陀药,树叶而裹之。取药涂毒竟,树叶还弃之。戏笑如叶裹,实义在其中。”《格致镜原》卷二十六云:“《涅槃经》愿诸众生得阿伽陀药,以是药力能除一切无量恶毒。”很明显,前者为秘方,后者为法药。后来,许多高僧和名医对该药进行了新的诠释,不断丰富和发展了阿伽陀的内涵。阿伽陀药在2500多年的传承过程中,从单方到复方,从治心病到治百病,从名师心法到万法主药,阿伽陀药被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神秘面纱。古代名医孙思邈,近现代名家印光大师、南怀瑾先生和净空法师等都对阿伽陀药作了十分深入的阐述和发挥。我们今天所说的阿伽陀药,是指以法药主、物药为辅,针对芸芸众生一切疾病的佛门圣药。

二、阿伽陀药的组方特点

阿伽陀药的有两个配方,一为草木之药,由紫檀、小檗、茜根、郁金、胡椒五味药物组成,每药各150克,制成水丸,阴干备用,以水磨而服之。二为心法之药,由佛法中的三学与八正道为药,以心灵的甘露为引“服”之。最早系统记载阿伽陀药的方药组成为孙思邈的《千金翼方》,方中除了论述基础组方之外,还针对不同疾病的加减作了详细的论述。同时,对药物的加工也提出了特殊的要求,即必须“捣一万杵”,水和为丸。除了丸药之外,还有汤药、膏药等剂型。

心药为以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等八正道为药,法药为施以佛教的戒律、慈悲、忍辱、精进、智慧等佛法为药。心法之药也有多种剂型,既可以是默念佛号,也可以是修习佛法,也可以布施放生,所谓慈悲喜舍皆可入药。心药偏重于个人的主观能动性,更加注重个人的修持与行为;而法药则更为注重客观力量的作用,十分推重高僧与名师的开示与加持。因此心药和法药常常合而用之,统称为心法。在默念或颂唱佛号方面,信净土者可念“阿弥陀佛”或“阿弥陀佛,阿伽陀”;信药师法门者可念 “消灾延寿药师佛”或“药师佛阿伽陀”;或者直接念诵“阿伽陀药,万病总持”。

关于阿伽陀药的组成,可以说是方无定药、治无定法,只要一心向佛,无论男女老少皆有良效。唐代的无际大师(即石头希迁和尚)曾开出一付著名的法药,他说:“凡欲齐家、治国、学道、修身先须服我十味妙药方可成就。何名十味?慈悲心一片好肚肠一条温柔半两道理三分信行要紧中直一块孝顺十分老实一个阴骘无、方便不拘多少此药用宽心锅内炒,不要焦,不要燥,去火性三分,于平等盆内研碎。三思为末,六波罗蜜为丸,如菩提子大。每日进三服,不拘时候,用和气汤送下。果能依此服之,无病不瘥。切忌言清行浊,利己损人,暗中箭,肚中毒,笑里刀,两头蛇,平地起风波。以上七件,速须戒之。以前十味,若能全用,可以致上福上寿。成佛作祖。若用其四五味者,亦可灭罪延年,消灾免患。各方俱不用,后悔无所补,虽扁鹊卢医,所谓病在膏肓,亦难疗矣;纵祷天地,祝神明,悉徒然哉。况此方不误主雇,不费药金,不劳煎煮,何不服之?偈曰:此方绝妙合天机,不用卢师扁鹊医;普劝善男并信女,急须对治莫狐疑。

弘一大师一生以持戒为主,以净土为归。有一次他在病中,病得很厉害,大家都非常关心他,并邀请医生来看病。对此,他写了两首偈语一曰“阿弥陀佛,无上医王,舍此不求,是为痴狂。曰:“一句弥陀,阿伽陀药。舍此不服,是为大错。”大师认为,念阿弥陀佛是治病良药,也是开心的钥匙。通过诵念佛号,去掉我们身上的贪、瞋、痴,从而调整身心,调动体内的良性潜能和力量佛法的力量,不可思议。

解除烦恼与痛苦的良方有:善良、自信、包容、博爱、孝顺、放下各十分,以佛法为药引,置于智慧之海,用三昧真火煎煮一生。该药能够开百窍、祛诸邪、养正气、益身心,即可去除烦恼,又能延年益寿。

阿伽陀药可以是慈悲一味,也可以是八万四千法门。其排列组合,有无穷之数。

三、阿伽陀药的功效和作用

阿伽陀药,既能防病,也能治病。在防病方面,可愉悦身心、延年益寿;在治疗方面,主治烦恼、痛苦和疾病三大疾患。即所谓“久服益人神色,无诸病。主诸种病。”

在有形的药物方面,孙思邈在《千金翼方》之“阿伽陀圆主万病”中,详细论述了以阿伽陀丸为主药进退加减治疗51种病证,即“诸咽喉口中热疮者”、“诸下部及隐处有肿”、“诸面肿心闷因风起者”、“诸四体酸疼或寒或热”、“诸蛪下部有疮”、“诸卒死”、“诸被魇祷”、“诸被蛇及恶兽等毒”、“诸被一切鬼神及龙毒气者”、“诸被鬼绕扎失心癫狂”、“诸传尸复连梦想颠倒”、“诸消渴者”、“诸患淋下不问远近”、“诸患丁肿”、“诸卒胸痛”、“诸难产”、“诸热疮无问远近”、“诸吐血”、“诸鼻中血不止”、“诸噎病”、“诸赤白带下”、“诸得药毒”、“诸卒得恶忤”、“诸寒疟”、“诸蛪甘湿”、“诸益神色、除诸病、辟恶气”、“诸草药毒迷闷”、“诸眠惊恐”、“诸心劳虚弱”、“诸心风虚热”、“诸心惊战悸”、“诸多忘恍惚”、“诸温疫时气”、“诸呕吐”、“诸哕病”、“诸小儿惊啼”、“诸产后血结”、“诸热,风痹风气相击,令皮肤厚涩、关节不通”、“诸热风上冲,头面上痒,兼时行寒热,若食呕吐”、“诸黄疸病”、“诸卒失瘖不语”、“诸怀孕三月以上至临产,不问月日多少,忽染种种疾,或好伤落弱及至水肿,天行时气”、“诸产后先痢鲜血,后杂脓及腹中绞痛”、“诸小儿所得风癎”、“诸女子数伤胎”、“诸卒腹胀”、“诸脐下绞痛”、“诸蛇蝎蜈蚣毒”、“诸霍乱,因宿食及冷者,吐逆,腹冲绞痛,吐痢”、“诸注病”和“诸中恶”。

针对上述五十一种疾病,当以不同汤药为引。

诸咽喉口中热疮者,当“以水煮升麻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大,旦服之,二服止”;

诸下部及隐处有肿,当“以水煮牛膝、干姜等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大,旦服之,四服止”;

诸面肿心闷因风起者,当“以水煮防风,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旦服之,二服止”; 

诸四体酸疼或寒或热,当“以水煮麻黄,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旦服止……又煮艾、槐白皮,取汁半合,研一丸,灌下部二度”;

诸卒死者,当“以冷水弱半合,研二丸如小豆灌口,一服不瘥,更与一服……又以水一酸枣许,研一丸如小豆,服之,三服止”;

诸被一切鬼神及龙毒瓦斯者,当“取药一丸如梧子,以水酸枣许共药研灌鼻,及服二服止”;

诸被鬼绕扎失心癫狂,当“以艾汁一、酸枣许,研药二丸如小豆,服之。若无青艾,取干艾水浸搦取汁用亦得,四服止”;

诸传尸复连梦想颠倒,身体瘦损不知病所,乍起乍卧,当“先以水研雄黄一梧子大,取汁酸枣许,研二丸如小豆大服之,二服止”;

诸消渴者,当“以朴硝少许,以水搅硝取汁半合许,研二丸如面小豆,服之,七服止”; 

诸患淋不问远近,当“以芒硝少许,以水搅取一酸枣许汁研药二丸如小豆大,服之便止”;

诸患疔肿,当“以水一升煮玄参取汁研药,服三服止。又以水半合研玄参根取汁,和药涂上三遍”;

诸卒胸膈热、眼暗、口臭,当“以水煮苦竹叶取汁半合,研药一丸如梧子,二服止……以荪将二七水煮取汁半合,研药一丸服之,若无荪将,研姜黄取汁研药吞一丸,空吞亦得”;

诸热疮,当“以水煮大黄,取汁半合,研药一丸如梧子服之,二服止。又水研大黄取汁,以药一丸研涂疮上,日三遍”;

诸吐血,当“以葛、蒲汁一酸枣许研药二丸如小豆服之,四服止”;

诸鼻中血不止,当“以刺蓟汁一酸枣许,研二丸如小豆服之,并研灌鼻,二服灌止。若无刺蓟之时,取干者水煮取汁,依前法服”;

诸噎病,当“以水研栝蒌取汁一鸡子大,研药一丸如小豆,服之,四服止”;

诸赤白带下,当“以牡丹皮、刺蓟根各二分,以水二升,煮取一升,分五服,研药一丸如梧子服之,五服止”、“后补法:地榆(二分)、桑螵蛸(二分,一云桑耳)。上二味,水二升,煮取汁一合,分作二服,取汁一合,研药一丸服之”;

诸得药毒,当“以冷水半合研药一丸如梧子服之,二服止”;

诸卒得恶忤,当“以人乳汁半合研药一丸如梧子大,灌鼻,以水半合研药一丸如梧子灌口,三日禁食”;

诸寒疟,当“以水一升煮恒山一两,取汁半合,研药一丸如梧子大服之,二服止。先取药如麻子大,以冷水研灌鼻中,三四嚏,病者垂头卧,便得痛痒,又更灌一边令相续,然后服药”;

诸蛪甘湿,当“以生犀角、白檀香,以水煮取汁一鸡子壳许,研药二丸如小豆,并蚺蛇胆一丸共研服之,三服止。若甘湿,药及蚺蛇胆各丸之,以绵裹纳于下部中,三度止”;

诸益神色除病辟恶气,当“每日以白蜜如枣核大,研药一丸如小豆服,长带少许。亦禁如前诸草药毒迷闷,以泥裹冬瓜烧绞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之,若无冬瓜,用水服之”;

诸眠惊恐,当“服一丸如梧子,以水一升,煮牡蒙二分取汁半升,分三服”;

诸心劳虚弱,当“以水煮茯神、人参,取汁半合,研一丸服之,十服以上止”;

诸心风虚热,当“以竹沥渍防风,捣绞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之,七服止”;

诸心惊战悸,当“以水一升,切茯苓、牡蒙、远志各二分,煮取汁半升,分三服,一服研一丸服之,五服止”;

诸多忘恍惚,当“以水煮人参,取汁半合,研一丸服之,五服止。亦可七服”;

诸温疫时气,当“以水煮玄参,取汁一合,研一丸如小豆服之,四服止”;

若患劳,家递相染,当“煮服时,并取艾作炷,长三寸,门阃当心灸七壮,即解”;

诸呕吐水,当“煮白檀、生姜,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三服止”;

诸哕病,当“水一升,煮通草、橘皮各半两,取汁三合,分再服,研二丸如小豆服之,二服止”;

诸小心惊啼,当“以水煮牡蒙,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涂乳上,令儿饮乳”;

诸产后血结,当“以生地黄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之,二服止,血便消下”;

诸热风痹,风气相击,令皮肤浓涩,关节不通,当“以防风、牡荆子各一分,荜茇一分,以水一升煮取汁三合,分三服,每旦一服,研一丸如梧子大服之,十服止”;

诸热风上冲,头面上痒、鼻中痒,兼时行寒热若食呕吐,当“以人参一分,防风、生姜各二分,以水一升五合煮取汁三合,分三服,取汁一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之。七服止”;

诸黄胆病,当“以黄芩、苦参各二分,以水一升煮取五合,分三服,一服研一丸如梧子服之。若渴,纳茯苓、栝蒌各二分,依前以水煮服”;

诸卒失瘖不语,当“以防风一两,和竹沥捣绞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二服止即语,重者不过五服”;

诸怀孕三月以上,至临产不问月日多少,忽染种种疾,或好伤落及至水肿天行时气,此医人不许服药,唯得此药三服以上,重者不过十服,即瘥。母子不损,平安分解。前件诸病可作汤斫药服之,甚良。

诸产后先痢鲜血,后杂脓及腹中绞痛,当用“橘皮、桔梗各二分,生姜一两,水一升,煮取半升,分三服,一服研一丸如梧子服之”;

诸小儿新得风痫,当“以竹沥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之,二服止”;

诸女子数伤胎,当“每旦服一丸如梧子,三日止”;

诸卒腹胀,当“水煮当归取汁半合,旦服一丸如梧子,二服止”;

诸脐下绞痛,当以水煮芎䓖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三服止“;

诸蛇、蝎、蜈蚣毒,当“以水磨郁金取汁半合,研一丸如梧子服之,二服止。并研一丸如小豆,遍涂疮上“;

诸霍乱,因宿食及冷者,吐逆腹中绞痛吐痢,若冷者,当“以桔梗、干姜以水煮,取汁一酸枣,研二丸如小豆,二服止。因热者,用栀子仁以水煮取汁,依前法服”;

诸注病,当“以水煮细辛取汁一酸枣许,研二丸如小豆服之,五服止”;

诸中恶,当“以水煮甲香取汁一酸枣许,研二丸如小豆,服之”。

阿伽陀丸由紫檀、小蘖、茜根、郁金、胡椒各五两组成。孙氏以此为基本方,进退加减、运用自如,凡内、外、妇、儿诸科疾病均可用及。阿伽陀丸真有此奇效吗?是孙氏故弄玄虚?还是孙氏袭用他说?我认为,阿伽陀丸的奇特功用不在于处方的本身,而是在于孙氏的雄厚功底和驾轻就熟的灵活运用。即如一些名老中医数十年以“二陈汤”、“小柴胡汤”、“四君子汤”打天下一样,凡病均以某几味药为基础方,可进可退,能攻能守,故能取得显著的临床效果。但对于初学者和未入深室的医生来说,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阿伽陀药的源流与应用考释研究

相关资料:据《慧苑音义》卷上所载,服此药者,身中诸病普皆除去,故称普去。又服此药后,更无有病,故亦称无病。《慧琳音义》卷二十五亦云:“阿云普,竭陀云去,言服此药普去众疾。又,阿言者无,竭陀云价,谓此药功高,价直无量。关于此药之制法,《陀罗尼集经》卷八云:“取啰娑善那,人苋菜根,各取二两,粳米泔汁及蜜共和为丸讫,诵前心咒二十一遍,分为小丸,大如梧子,如法服之,其病即差。此名阿伽陀药。《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中,有莲华顶阿伽陀药品普遍轮转王阿伽陀药品广大明王阿伽陀药品神变阿伽陀药品等诸品,皆说阿伽陀是真言加持的灵药,并述及其药味、药法及德益。此外,经论中常以此药之灵效比喻法之妙益。如新译《华严经》卷十三之“菩萨问明品:“如阿揭陀药,能疗一切毒,佛福田如是,灭诸烦恼患。”

四、阿伽陀药的文献与史料

在古今文献中,可见及大量以阿伽陀药治病的案例和阐释阿伽陀药的论述。现择取数例而论之。

(一)佛经中关于以阿伽陀药治疗一切众生疾病的记载。《大宝积经》第四十八卷云:“复次舍利子:如大雪山中,有大药王,名为毘伽摩。若闻其声,一切世间猛烈毒热,皆悉消灭。若药所住百踰缮那,其威盛故令诸恶毒皆无势力。若以药王涂大螺鼓,若击若吹,其声所及,诸有众生或饮毒药、或被毒螫、毒涂、毒刺,众毒恼者,但闻如是螺鼓之声,暂至于耳,一切诸毒皆得除灭。舍利子,如是毘伽摩大妙药王,一切世医皆不能识,唯除时缚迦大医王者,方知色性如是。舍利子,无倦精进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行毘利耶波罗蜜多故,积集如是无上正法阿竭陀膏药,不与声闻独觉法共,唯除如来无上正法大医之王。能灭众生诸有病者,以无上正法阿竭陀膏药,用涂大法之螺,涂已吹之,声告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所有一切众生,乃至不可说不可说等,闻是声已,贪瞋痴等诸重大患,悉得寂灭无有遗余。”经中所说的“阿竭陀”就是“阿伽陀”。这是一则非常有特色的医案。本案将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涂在大鼓和大海螺制成的号角上, 然后让药物的信息随着击鼓和吹号的声波,传递到遥远的地方,用这种方法来治疗毒物外伤和烦恼疾患,具有十分显著的效果。乍一听来,似乎有点荒诞,但实际上包含了许多科学的道理。首先,本案涉及到音乐治病。雄浑而洪亮佛乐,随着鼓声和号声传到了四面八方、传到了每个人的心坎里,这种音乐对许多疾病确实能够达到特殊的治疗效果。其次,本案涉及到信息治病。将药物的信息,随着音乐的频率、随着高僧吹奏出来的乐章,对患者能够起到共鸣、共振的效应。第三,本案涉及到心法治病。根据经中所载,“毘伽摩”是生活在大雪山中的大医王,案中所说“众毒恼者”,指的就是贪、嗔、痴“三毒”,或可分解为中医的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正如案中所云“闻是声已,贪瞋痴等诸重大患,悉得寂灭无有遗余”。第四,“无上正法阿竭陀膏药”是什么药?阿竭陀,又作阿伽陀,阿揭陀。意译无价、无病、普去。亦称不死药或丸药。据《慧苑音义》卷上所载,服此药者,身中诸病普皆除去,故称普去。又服此药后,更无有病,故亦称无病。《慧琳音义》卷二十五亦云:“阿揭陀药,阿云普,竭陀云去,言服此药普去众疾。又,阿言者无,竭陀云价,谓此药功高,价直无量。”关于此药之制法,《陀罗尼集经》卷八云:“取啰娑善那,人苋菜根,各取二两,粳米泔汁及蜜共和为丸讫,诵前心咒二十一遍,分为小丸,大如梧子,如法服之,其病即差。此名阿伽陀药。”但《慧琳音义》只释其一,未释其二。因为“阿竭陀”除了是一种实体的药物之外,还是一种法药,即治病之佛法。《摩诃止观》曰:“阿伽陀药,功兼诸药。”其实,方名已讲得非常明确了,这是一种“无上正法”的“阿竭陀膏药”。为什么叫“膏药”,因为这种药必须用“心”来熬制,故有此称。

(二)古代子部和集部文献中有关阿伽陀药的记载。《高僧传·唐新罗国黄龙寺元晓传》云:“夫人疾愈,无疑假使雪山阿伽陀药力。” 明王世贞撰在《弇州四部稿》中写道:“佛藏经论多梵语,不得其音,恐误用。《翻译名义集》云:多陀,阿伽陀如来也;阿罗诃,应供也;三藐三佛陀,正遍知也。”宋代《双溪集·刘吐丹千百粒示人遭毒药不能伤害》一诗写道:“白公枉识郭虚舟,刘李飞符祖剑裘。兴轶壶中身混世,气酣酒里意横秋。运调朱凤啄白石,耕莳金钱掣牯牛。赤子返真标指妙,阿伽陀药肯言不?”

(三)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近代高僧印光大师有关阿伽陀药的论述。印光法师在《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之“募建药王篷序”写到“大觉世尊,名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等病。所用之药,其数无量。戒定慧三,摄尽无遗。以故此三,名为药王。若能服之,即凡成圣。然药虽美妙,修合实难。而信愿念佛求生西方,名为阿伽陀药,万病总治,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上中下三根,即生皆出苦轮。戒定慧三法,当念悉得具足。是知信愿念佛一法,乃药王中之药王也。某幸承宿因,得闻此法。敢不竭诚致敬,孜孜修持乎。拟建茅篷一所,名为药王。安住其中,笃修净业。以期普愈自他身心生死等大病。恳祈檀越,发菩提心,行方便事。略分宝海之涓滴,俾成安身之陋室。由兹夙夜翘勤,礼拜忆念。既能念兹在兹,何难即心即佛。则无边利益,皆所成就。以如是因,感如是果。现生必得蒙佛接引,高预海会。将来必作药树王身,普治众病。若能鉴此愚诚,则此语当不虚弃矣。

(四)当代国学大家南怀瑾先生有关阿伽陀药的论述南怀瑾先生《药师经的济世观》中写到:“你生病求佛没有感应,是你自己没有救自己,没有真懂药师佛的道理,真懂了立刻有感应。你念佛不是以清净梵行之心去求,而是以妄想多欲之心、愚顽痴马矣之心去求,所以药师如来的光永远不会与你相接。…… 譬如我所看到西藏的一位喇嘛,他用阿伽陀药,这是佛经里记载的药,一颗药可以治百病,就像我们讲的仙丹。一个普通的玻璃瓶,里面放些藏红花,这是他们的阿伽陀药,任何人有病来求他,他就是那颗药在里头,倒出来一颗,但那颗药还在里头,拿去吃了就好。这是他修药师如来法修来的。不过,这位喇嘛很恭敬,我问他修了多久?他说三个一百天。那等于一年嘛!他说:我修了三次,第一个一百天没有成功,第二次我再发心,还是没有成功,第三个一百天,瓶子原本是空的,修下来以后,恳求啊!围绕佛啊!藏红花就长出这颗药,我晓得已经得感应了。喇嘛一生就修这个法门,他治好的人的确很多。他也不懂得医,反正有病来求的,他就倒出一颗药,然而那颗药母始终还在,那是他修来的,当!一下,一颗药来了,那讲起来真是神话,但是我亲眼看到这个人。当然,你们不要随便学,老实讲,我还没有这颗药呢!我是讲我经历的故事给你们听。

(五)当代佛教名家净空法师有关阿伽陀药的论述。净空法师《华严经讲记》中写到:

起行进修务必要晓得,在哪里修?在起心动念之处,在言语造作之时。这个时候就是修行的道场,就是修行的时节因缘,经上常讲的“一时”。把一切与经教相悖的思想、见解、言行修正过来,这叫起行进修。我们无始劫以来,累积严重的染污。烦恼习气才冒出来,好,马上把它修正过来;过几分钟它又冒出来,按不住,总是要往上冒的。真修行人就在这里下功夫,古大德常说,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这个念是烦恼习气。烦恼习气起来是正常的,要不起来,那你已经成佛了,你就不是凡夫。既然是凡夫,烦恼习气起现行就是正常的。但是它一起来你就要有方法对治。

你用什么方法去治它?这个方法就是世尊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无量法门,这些法门是药!八万四千烦恼,无量无边烦恼是病!用这个药来治病。这些药里头有一服药很好,世尊给我们讲了,总治一切病。我们烦恼习气多,不需要学很多法门一个一个来对治:怎么样去断贪心,用什么方法去断贪财,用什么方法去断贪色,是有很多,这样学起来真的麻烦。佛教给我们一个总的方法,什么烦恼统统都治,这个方法好。这个总方法就是一句阿弥陀佛,万德洪名,佛经上常常讲的“阿伽陀药”。

阿伽陀药这个名词是梵语,翻成中国意思,有中国人所谓“万灵丹”这么一个意思。它能总治一切病,不管什么病,你用它决定没有错,药到病除,叫阿伽陀药!我们这一生当中遇到了,非常非常幸运,这一门就等于你抓到无量法门,八万四千法门,这一门都抓到了。其他的法门,你抓到一门,你只能治局部某一部分的病,不能治一切病,不能断一切病根,这一句佛号,行! 

五、阿伽陀药的前景和展望

千百年来,在阿伽陀药身上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即越有学问的高僧、越有造诣的名医越推重阿伽陀药。反之,一般僧侣、医生和民众则很少有人问津。这种偏走高端、曲高和寡的状况,与阿伽陀药的普世价值和神奇功用非常不相称。究其缘由,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孙思邈等名医过于注重以医家的能力来用药,一般的医家往往望洋兴叹,难以全面系统来把握阿伽陀药的精髓;二是石头希迁和尚、印光大师等佛教高僧过于强调个人的修为与心法来治病,对用药者思想境界和综合素质有着较高的要求,一般的出家人往往觉得过于高深,不敢有所僭越。三是文化人与世俗百姓,往往觉得该药过于离奇,远远超越了自身的学识范围,大多不敢深入探究。鉴此三条因素,使得阿伽陀药剑走偏锋,成为了高僧、名医和大师的专利产品。为了改变这种状况,让阿伽陀药惠及天下芸芸众生,我认为必须从以下两个方面来开展工作。一是必须全面普及阿伽陀药的基础知识,让人们深入了解阿伽陀药的功效和作用,使人们真正懂得了阿伽陀药不仅是治疗身体疾病的名方,而且也是心灵的圣药;二是积极做好阿伽陀药的研究和开发工作,让人们从中得到实实在在的收获和益处,并由此建立良好的健康理念。

展望未来,阿伽陀药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在实体药物推广和应用方面,我们冀望在孙思邈《千金翼方》的基础上,全面总结阿伽陀药的组方规律和治病特点,将佛家以不变应万变,以一法统万法的谴方用药思想不断发扬光大。用药方式的变革,将带动医学的全面进步和发展。以阿伽陀丸一种成药,配以形式各异的药引,用于治疗各种疑难杂病,这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创举,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探讨。在虚体药物,亦即心药和法药方面看,阿伽陀药对于心理、精神和信仰所产生的各种疾病具有神奇的治疗效效,关键就在于我们敢不敢用、会不会用。众所周知,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随着人们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的不断改变,出现心理偏差、情志异常、心灵空虚的疾病也越来越多,有的地方甚至高达人群十分之一的比例。对此,阿伽陀药对于贪、瞋、痴三毒和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所产生的各种疾病具有独特的疗效。

在所有佛教的经典中,敢声称能治疗各种疾病、解决所有问题的药物,唯阿伽陀药而已。这决不是佛陀、孙思邈、石头和尚、弘一法师、印光大师、净空法师以及南怀瑾先生在欺骗我们,而是阿伽陀药确确实实具有超越时空、超越地域和超越种族的神奇功效。在佛典中,能治轮回与因果疾患者,只有阿伽陀药;能将功德作为药物来使用的,唯有阿伽陀药;能将慈悲心注满全身的,唯有阿伽陀药;能解世间贪、瞋、痴各种毒素者,唯有阿伽陀药;能用菩提心治疗一切疾病的,唯有阿伽陀药。可以说,阿伽陀药是一种自利利他、自觉觉他的心药和法药,既是一种觉悟的药,也是一种智慧的药。正如《华严经·明法品》所言,阿伽陀药具有“烦恼诸病,皆悉除愈,于白净法,心得自在”的无量功效。广而言之,佛与菩萨都是阿伽陀药,他们能够让芸芸众生转迷觉悟,能够让人类远离烦恼、痛苦和疾病。因此,佛教认为,广大信众如果能够通过内心是修炼,做到忍辱、慈悲、布施、精进、发愿,必将使身心之各种疾病尽悉消除。《华严经》之“金刚幢菩萨十回向品”指出,在供养后,菩萨祝福一切众生藉此功德,能如阿伽陀药,悉除一切烦恼众毒”。

在当今社会里,我们推崇阿伽陀药,就是要人们改变不良的心态、心念,消除嗔怒心、贪得心、痴心、傲慢心、嫉妒心、害他心、仇恨心、残忍心、染着心、散乱心、狭劣心、自卑心、悭吝心、叛逆心、淫欲心;同时必须时时修习忏悔心、感恩心、谦卑心、精进心、定心、静心、欢喜心、柔顺心、柔软心、容忍心、宽恕心、利他心、平等心、慈悲心、善心、恒心、勇猛心、孝心、爱心、忠心、细心、清净心、出离俗世心、解脱心、广大心、长远心、自信心、智慧心、耐烦心、忍辱心、恭敬心、发奋图强心。有了正确的心念与心态,才能说出端正的言语,以及做出正确的行为。归根结底,就是要提倡七心:心善,善乐好施心宽,宽大为怀心正,正大光明心静,静心如水心怡,怡然自得心安,安常处顺心诚,诚心诚意。只有这样,身口意三业清净了,贪瞋痴三毒清除了,各种病苦远离我们而去这就是阿伽陀药神奇之所在。

通过以上的论述,我们全景式地展示了阿伽陀药的由来和渊源、组方之特点、功效与作用、文献与史料以及前景和展望,并由此揭开了阿伽陀药的神秘面纱,为进一步全面研究和探讨阿伽陀药的理论、文献及应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阿伽陀药是佛门第一圣药,让其走下神坛、深入人心、造福社会,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阿伽陀药的推广和普及,必将推动佛医学、传统医学乃至世界医学的重大革命,其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不容低估。

   主要参考文献:

    1.释永信,李良松.中国佛教医药全书(全100册)[M].北京:中国书店出版社,2011.5

    2.慈怡.佛光大辞典[M].高雄:佛光出版社,1989.6

    3.[日]高楠顺次郎等编纂.《大正新修大藏经》(全100册).台北:佛陀教育基金会,1990.3

    4.释一诚频伽精舍校刊大藏经》(精装本).长春:吉林出版集团2008.1

    5.李良松.佛陀医案[M].香港:亚洲医药出版社.2012.5

    6.纪昀等编纂,文渊阁四库全书(1~79337卷),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1986.3

    7.赖永海主编佛教百科全书,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2000.12

    8.蔡念生,弘一大师法集,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8.10

    9.释印光增广印光法师文钞,上海:中华书局出版,1927.8

    10.南怀瑾,药师经的济世观,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6

    11.释净空,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2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北京药师坛城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药师坛城(世界)文化集团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湾仔卢押道18号海德中心16楼